直播不是好未来们的“解药”

直播不是好未来们的“解药”

教培行业依旧苦苦地在寻找未来的转型之路。

只不过有的企业暂时找到了方向,而大多数企业依旧在迷茫中探索和找寻。

近期,曾经一举超过新东方的后起之秀好未来也低调地进入了直播行业,在新东方的标杆作用下,这些教培行业转型而来的直播间里充满了新东方的影子。

作为行业的后起之秀,好未来的张邦鑫一直是一个“大器晚成”的状态。在标准化好未来课程的路上,不显山不露水的张邦鑫仅仅用了十年时间就超越了俞敏洪。

承认并接纳是中年人最后的底线。在被超越的日子里,尽管俞敏洪依旧还在努力,但是差距依旧还在扩大。

2018年至2020年是教培行业最好的时期,在资本的加持下,由好未来和新东方带头一路披荆斩棘,冲向了新的高度。

每个人或者每个行业的不确定性始终如影随形。整个教培行业的一年之间从巅峰跌入了谷底。2021年年底,好未来举办了一场不算隆重的全员告别会。

张邦鑫一如既往的沉默,之后他深深的鞠了一躬,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。然而,年过60的俞敏洪却做出了和张邦鑫不一样的决定。

俞敏洪坚定的助农的路线,并且将目光锁定在了直播带货这个行业之上。

面对外界的质疑,俞敏洪心态良好。他称,新东方账面上还有钱,足够“烧”一段时间。于是有一段时间,俞敏洪真的放下了书本走向了田间地头。

有人曾说过,直播带货这条路是个人通往财富最快的路。罗永浩仅仅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就靠直播带货上演了一出“真还传”,而李佳琦也通过直播带货实现了财富自由。所以,一时间在造富效应的带动下,很多企业家都开始了直播。

比较成功有格力电器的董明珠,其带货金额超过了150亿,还有携程的梁建章、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等人。而这些人无疑都是用自身的名气转化成流量,很多明星直播带货也是这个原理,他们的直播模式刚好和普通人相反。

作为一个个体,直播的“负担”总归是比较轻的,而一家公司要转型直播负担可谓非常之重。因此俞敏洪将目光锁定在直播行业上,一定程度上是比较冒险的。

但也因为花甲之年的创业博得了网友的好感,所以今年中旬,东方甄选的董宇辉悄然之间“杀”出重围,跻身一线流量主播。

董宇辉的大火,带火了东方甄选,而最先反映的则是在新东方在线的股价上,不到十个交易日十倍的涨幅,让不少公司红了眼,也让不少投资者红了眼。

所以,入局“文化”直播短时间成了教培行业转型的标准。

经过一段时间市场的炒作之后,市场开始冷静,而教培行业的直播也开始回归平淡,一窝蜂的转型并未让其他公司跑出现象级别的主播。而且完全火了的东方甄选也并非一帆风顺,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几起“事故”让新东方饱受了舆论的困扰,尤其辛巴炮轰东方甄选“六块钱一根的玉米”时,一时间舆论的浪潮淹没了董宇辉,也淹没了东方甄选。

最终,东方甄选下架了所有的玉米,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。但尽管这样,东方甄选的口碑也受到了影响。再加上未来要面对的供应链、物流等问题,所以说东方甄选的转型也只算成功了一半。

而好未来追随新东方的脚步进入直播行业实际上也是一种无奈之举。作为曾经的竞争对手,好未来在“学习”这件事情上是丝毫没有落下。在好未来的直播间里,售卖的商品也包括农产品和书籍,还包括有钢笔、抱枕、食品、洗护用品、绘本教辅等,账号的名字则叫作“学家优品”。

在好未来的直播间里,处处都能感受到新东方式的直播氛围,而他们的主播也都是曾经学而思的老师。面对市场质疑模仿东方甄选的问题,好未来的主播也丝毫没有避讳地说道:“如果能向班上成绩最好的那个同学学习,对于我自己来讲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。”

但从效果来看,目前的“学家优品”依旧显得很弱。而弱的背后不仅仅是商业模式的问题,还有人的问题。

自始至终,直播行业一直是一个比较“烧”个人天赋的行业,主播对于直播是起决定性作用的,例如李子柒等等,这个行业的一线主播无法复制,都是带有浓厚的个人色彩的,这也就决定了该行业不能被量化。

因此,东方甄选和好未来都应该意识到,直播并不是教培行业的“解药”,而严重依赖个人或者是某一单一品类的生意也是最不安全的生意。所以,当教培行业的企业一窝蜂的进军直播行业时,都需要问自己两个问题:

第一,如何产生现象级别的主播,并且留住他;

第二,如何解决供应链问题,并且保证产品的质量问题。

推荐文章